深更落雨伊一眠  陣陣風聲低吐氣

 文/連乙州

從小學習國語字,實在無法準確表達台語言千萬的感情,就如同這個標題,『深更落雨伊一眠』的〝一〞,唸ㄐ一,〝這個〞的意思,因為前面有〝伊〞,整個意思就變成〝那一個〞,而〝眠〞不是睡眠,我是指晚上,第二句的〝低〞,我念ㄉㄟ...... 

於是,只好在排練場直接跟演員解說了,也因此鬧了不少笑話,印象最深刻的一次就是【人生無退路2】,歌詞末兩句,『只願意低家做你ㄟ家後』,什麼家的後面?又比較低?阿!真是深奧難懂呀!沒有人看的懂這是什麼意思!唉!我的意思是~願意在這裡,永遠守護著你,當你的老婆。 

當我豐沛的感情要訴之文字時,可明白我有多沮喪,為何美麗的語言無法用文字表達,這也許是台語言最大的危機,金蕉歲月40個音樂段落,全劇的台語歌詞,真是~風聲雨聲吐氣聲.....聲聲寫啥莫宰羊! 

 力量與吶喊

這個本真的不好寫 

在還沒動筆之前,很多人都說吃力不討好,政治迫害太嚴肅、講吳振瑞的功積就必須寫清楚他建功的始末、也必須描述農民的「悲痛」轉「有錢」再轉「沒錢」的過程,而剝蕉案源至蔣宋的權力鬥爭,所以要演述總統府到底發生什麼事?當年是誰告的狀?而這個「誰」要從那一個場景出場?蕉農有錢無權,香蕉大賺錢四方卡油勒索不斷、農民與商人政客的攻防要怎麼演?為何日本為剝案不買台蕉?所以是不是又要描寫日本人與吳振瑞的友誼,怎麼演?怎麼安排這個關係?當年救吳振瑞有吳庭和以及程將軍,他們的關係要怎麼安排?還有營救過程?要不要有法庭戲?後來為何被釋放、20年後大團圓,這20年內吳振瑞去那裡?要怎麼交待?然後這所有的一切還必須有親情、友情、愛情,否則不好看..這麼多角色總不能突然從舞台上冒出來,講一兩句話就完戲!一定得先鋪排,例如柴田勇先有「起」--撂人跪請一戲的亮相、後有「承」--騰村一戲描述情義卻暗潮兇湧、「轉」探監營救不成後復仇、「合」大團圓的前後怨懟與欣慰,而如同柴田勇等級的角色有7--玲子、吳庭和、程氏父女、吳太太、徐柏園、陳正男...等,如果每一角色至少要3場才能完戲,那豈不是要21種劇情關係去交織鋪疊....感覺是不是好像要30集的連續劇才演的完....抱歉,這是舞台劇,必須兩小時演完!而且必須是從頭到尾歌舞不斷的音樂劇!

 

這個劇本每一個字、99%歌詞、都在農曆年前後1個月內完成,記得那時我手機全關、日夜顛倒,連睡覺都夢到吳振瑞,醒了就寫、寫累了就睡、難過了就哭、定軍山就狂笑、憤慨就喝酒、醉後就塗鴉,有時子夜在樓下散心,驀然看見街頭櫥窗的自己,滿頭亂髮像瘋子般喃喃想歌詞,訝然心想,街頭那些失神的流浪漢是否與我一樣,都藏著一本述說無盡的故事!

 

 

黃馨嬋老師的理念

老師交待我,這齣戲必須在她的理念建構完成,「剝蕉案為故事、闡述吳振瑞的貢獻與冤屈、台語歌為主」,額外交待一件事,還要提醒台灣人「現在同這一批人執政,甘ㄟ驚!」

在這個理念下,我設計故事大綱,抓出幾個歷史轉捩點、設計角色,最後獨自完成這個劇本。除了額外交待的「甘ㄟ驚」我改成「花蕊總是會落土 春天來時ㄟ擱開」的台灣精神,其他都是在她的三點理念完成。

 

尚愛是誰人 

全劇我個人最喜歡【定軍山】,每晚讓我笑的睡不著,整天哼著【梧桐樹仔遭人砍】我沒那麼悲慘,但藝海沉浮十年確有類似的寫照,【親愛ㄟ媽媽】回到純真的童稚潔白、【天佑台灣】似乎永無止盡的目標與輪迴,【該怎麼判】【是誰人弄破我ㄟ飯碗】【天猶呀未光】【問青天】...的吶喊,都是我最喜歡與得意的作品,當然,每次碰到不平之事,我總要唱幾句【那有這種台灣人】.....【台灣好】事實上是在唱中國好,安排在『認罪吧蕉虫』抓人,真是不知要哭還是要笑....還有【我願意】【月亮來見證你我】讓人真想再談一次戀愛,喝酒就想唱【乾杯隨意勿計較】....當然【人生無退路】也像是在寫我自己、【跪請徐柏園】【送你一隻F1】【懷念故鄉的辣椒】將戲都寫在音樂了、還有【屏東出一個憨弟仔】【我的母親】...其他...等等..每一首歌,我都很喜歡。

 

為何罵國旗

【問青天】,這首詞的創作與「青山依舊在,幾度夕陽紅。」有關,因為在我的印象中,這句詞的意思應該是:改朝換代,殺的血染大地,將天邊都輝印成紅色有如夕陽一般。(就如同小蔣接班)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明朝---楊慎

滾滾長江東逝水,浪花淘盡英雄。是非成敗轉頭空。青山依舊在,幾度夕陽紅。

白髮漁樵江渚上,慣看秋月秋風。一壺濁酒喜相逢。古今多少事,都付笑談中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這首古詞我自己的解釋如下:

長江後浪推前浪,有如一代一代的英雄輩出,如項羽倒了劉邦起來了、曹操倒了司馬懿起來了、蔣介石跑了毛澤東起來了...依此類推,他們的成功失敗來來去去,再偉大的人物最後還不就ㄧ樣都會死亡,到頭來還是空的,但卻讓這個永恆不變的江山,染了幾次血、改朝換代,每次都殺的血染大地,將天邊都輝印成紅色有如夕陽一般。

改朝換代,血流成河都是英雄搞出來的,這個印象讓我完成《金蕉歲月》的這首【問青天】,做音樂劇的歌詞不是作詩,一定比較白話,所以乍看詞意有時會讓人誤解,好像我在污辱什麼,為避免誤會,我先將其中的一段詞,放在另外一個非金蕉的歷史事件。 

陸皓東仰頭問天:青天呀!太陽(白日)底下竟會發生這麼慘絕人寰不平之事,滿清腐敗、人民受苦,即使要用革命志士的鮮血塗滿江山,也要推翻滿清建立民國,所以他就創作出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,如果要將這個事件搬上音樂劇舞台,剛好可以拿這面國旗來作詞,那就是~問青天 !白日為何不語! 鮮血染紅了大地。   

 

問青天 

而這不就是  ~江山依舊在 幾度夕陽紅~

我認為國旗代表江山,江山是無辜的、國旗也是無辜的,因為國旗是人類創造出來的,國旗無知無識,今天你將國旗升起來,國旗就升起來,你要國旗降下去,國旗就降下去,這個意思就是,是升是降(是好是壞)要看升國旗的那個人、並不是國旗能決定的。

所以,當生靈塗炭的時候,被塗炭的人看到這面國旗就罵,當民生樂利的時候,被樂利的人看到這面國旗就尊敬,當政治迫害發生時,被迫害的人看到這面國旗就恨.....依此類推,你會發現,國旗還是國旗,從來就沒有改變,就如同那片青山依舊在的道理是一樣的,血流成河是誰造成的?是升旗的那個人(掌權者),所以重點不是罵不罵國旗的問題,而是為何會被罵的問題。

 

 

兩蔣被我妖魔化? 

原來的劇本並沒有換尿布,寫劇本的人有時候會看不到缺點,農曆年後劇本剛完成時,有人提醒不要用【定軍山】妖魔化蔣家,造成觀眾認為我偏頗,而一起否定其他美好的地方,事實上編劇並沒有妖魔化蔣家,只不過我當時沒把老蔣已病入膏肓的樣子說清處,所以演出版做了調整....那就換尿布吧!我們知道,任何再精明能幹的人,到了80多歲生重病要死的時候,判斷力是會減弱的,所以美國就有規定,當總統無視事能力(中風、被綁架、嚴重受傷)的時候,是立即由副總統取代總統的,就算總統的幕僚、或其背後所代表的利益共構團體想阻止都無法。我們都知道老蔣是一直當總統當到死的,一個生重病的老人家卻擁有無上的權力會發生什麼好事?如果我是當時的大官會怎麼想?老蔣萬一死了,我還是不是在這個位置?誰會接班?我到底要靠那一邊?權力鬥爭因此而起!剝蕉案因此發生!

演出版的換尿布、垂死老耗的總統、無尊顏的茍活在總統寶座上的老蔣,我們的版本比老蔣隨扈真實爆料版客氣太多。定軍山


 

 

那有這種台灣人 

1.莎士比亞若早生個500年,即使再有才華,也寫不出這麼多偉大的作品。

2.愛迪生早生個50年,可能也發明不了燈泡。

3.愛因斯坦若出生在4萬年前的非洲,我敢打賭他一定寫不出相對論。

4.絕大部份考上台大醫學院的人,都念過國小、國中、高中一路努力讀書考上來。

5.大風劇團也不是成立的第一天,就會做出《四月望雨》

 

可是世界上有一種天才,可以不用汲取別人的智慧知識就會寫劇本、沒念過一天書就考上台大、不用從錯誤中學習、失敗中得教訓、不用賠房子就會做戲。

世界上真的有這種天才嗎?但若不是天才又如何獲得這樣的成就?

我想,我如果是他的話,我會由衷的感謝!感謝誰?就像國文課本裡的這一段文一樣

~~ 無論什麼事,得之於人者太多,出之於己者太少,因為需要感謝的人太多了,就感謝天罷。~~摘自陳之藩【謝天】

我們要由衷的感謝,感謝讓我們功成名就的所有人,包括前人的資源,而不是一天到晚說我壞話。連乙州做戲背負龐大債務,至今仍虧欠很多人,全天下的人都可以罵連乙州,就只有一個人沒資格,那個人是誰?提之莫污染我的鍵盤,說什麼怕Know How外洩不准創作夥伴接我的戲,搞的好像自己是莎士比亞、音樂劇是他發明似的,好像他不用別人的智慧知識一樣,像這種自以為是、目空一切、無情無義之人,可以用《金蕉歲月》這首歌【那有這種台灣人】來紀念他,也以茲自我砥礪提醒不要讓自己變成那種人。

 我們的美好人生


 

在文化語言民族情感,編劇的立場是什麼

不要再說“金蕉歲月”太政治了,我們是歷史劇,因為劇中的掌權者早成歷史,既成歷史,何來政治呢?你們到底是哪一黨那一派,金蕉歲月是大綠劇嗎?是專門寫來罵國民黨嗎?是台語對華語的反抗嗎?

政治紛紛擾擾,生活中常被ㄧ些無謂的語彙名詞所困擾,我們的劇本沒有偏頗,只有歷史,若硬說要與政治有關,那天佑台灣這首歌,可以充分詮釋我 - 個人的立場!(只是我個人,與其他演職員無關。)

做為一個歷史劇,在文化語言民族情感,編劇的立場是什麼?

這個有點難說清楚,不如從最政治,最根源,最敏感的問題切入,那就是,我們到底是什麼人?要當哪一個國家的國民?跟所用的語言,血統,膚色,宗教,文化.. 是ㄧ點關係都沒有!若有關係,世界上最強的美國是如何獨立建國?“人類 - 基因密碼之旅”,科學家不是發現,我們的祖先全都來自非洲,現在非洲由三十多個政權統治,若同一祖先就必須 統一,那我們該選擇與非洲哪個政權統一?

若台灣曾經是被滿清統治,滿清現在在那裡?若滿清曾統治過的現在都要統一回來,那元朝統治的土地西到歐洲的維也納萊茵河畔,所以大半東歐現在也必須一起要統一囉?

若科學的論證都說不通,一定要以民族情感,說我們都是同文同種必須要統一?“煮豆燃豆萁,豆在釜中泣。本是同根生,相煎何太急?"....曹植。若不統一就打飛彈,那要這樣野蠻的兄弟何用?

今後不要再說不統一就是數典忘祖,也不要怕祖先來自何處,因為那跟統獨一點關係也沒有!

所以“金蕉歲月”是ㄧ部歷史劇,用自然語,有台語,國語,日語,沒有用什麼語言反抗什麼語言的問題,因為語言文化何其無辜!那到底有沒有罵國民黨?重點不是有沒有罵,而是到底該不該罵?看完觀眾自己評斷了。

 

這就是台灣精神

若要挑一首歌代表本劇,那我最喜歡【天佑台灣一】的「花蕊總是會落土  春天來時ㄟ擱開」,雖然吳振瑞走了,未來還是會有一個吳振瑞起來,而這就是台灣精神!

 

 

我是全天下最幸福的編劇

碰到這麼棒的題材,謝謝黃馨嬋老師、謝謝吳庭和老師。

 

我是全天下最幸福的導演

謝謝Brook,你的才華洋溢,又帶來百老匯的技術,今天若沒有你,我實在無法想像,謝謝您一開始與John鼓勵我當導演,當時硬頭皮上整整害怕十多天,後來你教我太多太多了,雖然你後來與我同掛導演,但實際上你是我的老師!也要感謝宏鳴、靜之、羿萱給我劇本上不少的建議,也謝謝震澤、羿萱、培潔、大冠等所有演員,在排練場不時伸出援手、或私下給予建議與指導,讓我第一次當導演就有個無價的排演經驗! 

 導演


 

我是全天下最幸福的作詞

謝謝岑芳,我的詞妳幾乎一個字都沒動、結構語氣都沒變,謝謝妳誇我律動很好,但事實上不是我很會寫,而是從第一首【天猶未光】開始,我就進入妳的音樂世界裡,而自然流洩出之後所有的歌詞,有人在Face book問我怎麼跟妳工作,我實在不知要如何回答….從頭到尾不就是我寫妳譜、妳譜完我又寫…..

 

我是全天下最幸福的製作人

謝謝小巫婆黃亞青、寶島新聲廣播電台賴靜嫻總經理、林寶玉、蔡秋桂,在我人生谷底時拉我一把,用最實質的幫助投資金錢,讓我渡過難關。還有許多好朋友Boris-HC無論好壞都一直相挺,以及辛苦的行政夥伴小瑋、默默辛苦的排助芷瑜、立人餃子….等。

 

我是全天下最幸福的老公

這就不用贅述了….校長兼撞鐘、團長兼助理、關關難過關關過、貧賤夫妻百事……太多了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
《金蕉歲月》音樂劇官方部落格

BananaRepubli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